您现在的位置:1.76发布网 > 传奇攻略 >

1.76精品传奇私服发布网 市值蒸发7000亿元,“宁王”和这座福建小城如何闯关

时间:2022-05-04 点击:82

核心提示:头图来源|视觉中国宁德的经济增长得益于“宁王”的拉动,但另一方面,“宁王”的烦恼也会以某种形式影响着这座小城。文|记者王玄璇编辑|马吉英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小城宁德...

头图来源|视觉中国

宁德的经济增长得益于“宁王”的拉动,但另一方面,“宁王”的烦恼也会以某种形式影响着这座小城。

文|记者 王玄璇

编辑|马吉英

五一假期的第一天,小城宁德迎来一个好消息——宁德“0409疫情”已连续7天未发现关联阳性病例,全域为低风险区,行程码上的“*”被摘除。

对于总部在宁德的新能源巨头宁德时代而言,这是一个对加速前进有利的好消息。宁德时代在产业链中的地位举足轻重,宁德的摘星,也在某种程度上让行业的安全感得到了增强。

宁德在福建省东北部,虽然沿海,南、北边又分别是福州和温州,但中间重重大山阻隔。一度交通不便、经济落后,辖区9个县中有6个是国定贫困县,使闽东成了全国沿海唯一的贫困地区,被称作“黄金断裂带”。2009年,宁德终于开通铁路,坐上这趟列车,34分钟可以到福州,1小时8分钟可到厦门,4小时可达上海。

就在开通铁路的前一年,宁德人曾毓群决定带领公司落户家乡。

宁德时代踩准了每一次新能源发展的关键点,成为全球动力电池行业“一哥”。由于电池在新能源汽车中的重要性,无论是根基牢固的传统车企大佬,还是备受追捧的造车新贵,都要“跋山涉水”来到这个闽东小城,争取拿到更多份额。

也因此,宁德成为“锂电之都”,沿着锂电新能源产业链上下游,先后引进建设80多个产业链配套项目。锂电新能源、不锈钢、新能源汽车、铜材料成为宁德市四大主导产业,其中锂电新能源产业增速最快。

2021年,宁德市成为福建省财政收入增长速度最高的城市,反超莆田,上升至全省第六,与龙岩差距缩小。另外,全市GDP在2021年达到3151.08亿元,十年前这一数字为933亿元;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58.05亿元,十年前这一数字仅为83.4亿元。

宁德的经济增长得益于“宁王”的拉动,但另一方面,“宁王”的烦恼也会以某种形式影响着这座小城。

从去年12月以来,“宁王”股价一路下跌,市值蒸发近7000亿元,目前为9032亿元。除宏观环境以外,宁德时代自身也面临挑战。原材料价格上涨,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,产能紧张,竞争者追赶……4月29日,宁德时代延迟数日的一季报发布,受原材料涨价影响,净利润同比下降23.62%。

同时,疫情加大了产业链的不确定性。宁德时代和它所在的这座小城,将如何闯过这一关?

落户“盐碱地”

宁德市蕉城区的赤鉴湖边矗立着两栋大楼,一栋弧形大楼,是宁德新能源(ATL)总部,一栋电池形状大楼,为宁德时代(CATL)总部。

这里是东侨工业园区,从宁德市区向东北开车十余公里,穿过两条隧道,绕过几座小山后,才能到达。与其他连片的行政区域不同,40平方公里的东侨,管辖着4个并不相连的地块,已开发的工业区和生活社区相距近10公里,就像一块块嵌在宁德城区的飞地(飞地,即行政上隶属于甲地,而所在地却在乙地)。

百年前,这里甚至不是一块完整的陆地。与海相邻,导致宁德城区时常要经受海水侵蚀、台风袭击以及海盗侵扰。它涨潮时是一片汪洋,退潮时是浅海滩涂。

数百年来,宁德人一直试图在如今东侨管辖区域及附近海域围堤造田,向海要地。新中国成立后,为了缓解人地矛盾,再度进行围垦,1970年代筑堤成功,拥有万亩农田的赤鉴湖成为了宁德主要农业基地。

然而,宁德工业基础非常薄弱。福建是全国重要的东南海防区域,其中,宁德也一直是重要防卫点。明朝时期,戚继光曾在宁德的三都澳港口抗击倭寇。

清末海禁开放后,三都澳地区成为茶贸生意的重要窗口,也曾是当时福建的三大海关之一。24 个国家在此修建泊位、设立办事处或代表处。20世纪初,这里商贾云集,船帆如梭。

抗日战争期间,港口基础设施彻底遭受破坏。之后,由于台海局势紧张,三都澳港口封闭了近半个世纪,宁德成为中国1.84万公里黄金海岸线上的一个“断点”。

进入21世纪后,宁德迎来机遇。2000年11月,宁德地区撤地设市,开始称宁德市。

首先,交通得以改善。宁德曾经交通逼仄、地缘偏僻。它的西面是武夷山,东面是大海,虽然北接温州,但为大山所阻,南边是福州,中间也横亘着重重山岭。当地人说,闽道之难,难于蜀道。即使在宁德,从一个县去市区,坐车过去,也要带上一天的干粮。

2003年,福(州)宁(德)高速公路建成;2004年,温(州)宁(德)高速公路通车;2005年,温(州)福(州)铁路动工,于2009年建成。交通状况得到根本改变。

宁德当地官员开始联络外地的同乡企业家,邀请他们回乡投资。其中一个目标就是曾毓群。

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。来源:中企图库

曾毓群1968年生于宁德,17岁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的船舶工程系,1989年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企。仅仅3个月后,曾毓群就放弃“铁饭碗”,来到东莞,进入日企TDK旗下子公司新科磁电厂。1999年,曾毓群在公司内部做电池相关的创业项目,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ATL),主要做手机锂电池。

2004年,宁德政府官员开始和曾毓群接触。当时ATL已经在东莞建厂,还在贵州、山东、江苏等地找新的建厂地点,而宁德并不在选项中。

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随后几年间,宁德市、区两级政府官员多次到东莞拜访。为了引进ATL,宁德在政策上给予了充分“诚意”,提供了包括土地优惠、实行高级人才个人所得税减免、企业税收返回、帮助企业招工、完善路网基础设备等配套措施。

曾毓群动了心,但要动员那些已经在东莞安家置业的员工迁到宁德,并不容易。据当时内部员工说,曾毓群是以“辞职”为要挟,才把全公司“绑架”过来。

2007年,ATL决定在宁德投资2亿美元,建设锂电池生产项目。

之后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。2011年,曾毓群再次创业,将动力电池事业部分拆出去,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(CATL),宁德时代专注于动力电池研发,与ATL的消费类锂电池业务区分开来。

两家公司长期在一栋大楼里办公,曾毓群也长期兼任ATL的职务。直到2018年宁德时代上市前夕,两家公司开始厘清股权关系,宁德时代也建好一栋新大楼。新大楼外形就像一块电池,倒映在赤鉴湖平静的湖面上。

围绕赤鉴湖,宁德时代建立起湖东基地、湖西一期和二期基地、Z基地等,再向外延伸,还有车里湾蕉城时代、福鼎时代等生产基地。36氪曾统计,这些巨大延绵的生产基地提供的电池产能,大约能供应220万辆电动汽车——约为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三分之一。

“锂电之都”崛起

宁德时代及其生产基地足以支撑起一个小镇的运行。

公司厂区内,排列着一座座厂房、宿舍楼,宿舍楼的阳台挂满了晾晒的衣服,年轻人们在门口进进出出,偶有人拖着行李箱呼啦啦穿行。厂区内外,停着各地车牌的汽车,都是前来务工、谈生意的外地人。

年轻人被网上的招聘贴吸引,门槛不高,初中学历即可,待遇较好,两班倒,一周休一天,月工资大几千,包五险一金。宿舍看起来也算是设备齐整,热水器、空调都有,几张上下铺并不显拥挤,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山脉。

宁德时代公司厂区。来源:视觉中国

在宁德时代总部附近的一栋大楼上,“CATL工人招聘中心”几个大字和两个招聘热线电话十分醒目。大楼楼下停着一排大巴车,也设有公交车站。从外地来的人坐着大巴或公交前来应聘。一位在宁德时代工厂工作的年轻人对着镜头介绍,在用工旺季,每天有1000人来这儿,同时,办理离职的员工也排着长队。

除了一线工人,更多高学历人才也追随宁德时代来到这座小城。

根据宁德时代财报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公司拥有研发技术人员10079名,其中,拥有博士学历的170名、硕士学历的2086名。

一位家乡在宁德福鼎的年轻人说,过去当地人说到就业好去处,会想到宁德核电站,现在的选择多了,其中一个就是宁德时代。当地城市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,新楼盘多了起来,原先福鼎的房地产开发局限于一些本地和区域性开发商,在高铁开通和宁德时代落地后的十多年,碧桂园、恒大、融创等大型房地产商也逐渐来了这里。

更重要的是,围绕着宁德时代,一条锂电池新能源产业链正在逐渐形成。

宁德市工业和信息化局产业协调科科长雷彪华曾表示,过去招商都是去北上广开投资环境推介会,宣传一下宁德市,效率不高。现在招商更容易也更精确,产业链上缺哪块,就去拜访供应链排名前三的企业。

截至目前,宁德市累计引进卓高、杉杉、厦钨、青美、邦普等80多个产业链项目,覆盖电池关键材料及配套项目,已建成投产和在建电池总产能合计超295GWh,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。

其中,近几年引进的最大配套企业,就是2018年落地的上汽集团乘用车宁德基地项目。2021年,有超22万辆整车在这里下线。

锂电新能源成为宁德市增速最快的产业。

2021年,锂电新能源、新能源汽车、不锈钢新材料、铜材料四大主导产业产值达3600亿元,增加值增长57%。其中,锂电新能源产业产值达1520亿元,成为第二大主导产业,接近产值达1600亿元的不锈钢新材料产业。今年一季度,锂电新能源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.8%,拉动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20.7个百分点,贡献率达79.6%。

宁德计划到2025年,整个四大主导产业实现“4311”的目标,锂电新能源产值超4000亿元、不锈钢新材料产值超3000亿元、新能源汽车和铜材料产值均达1000亿元,驱动宁德迈向“万亿工业时代”。

随着新能源成为宁德的一张名片,这个滨海城市的旅游业也在向工业靠拢。

宁德依山傍海,热门景点有被称为“海上明珠”的三都澳、“海上仙都”的福鼎太姥山、“名山奇峡”之称的福安白云山等。今年4月8日,宁德市政府印发《关于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》,指出鼓励引导上汽集团、宁德时代等工业龙头以企业文化为主线,策划以工作场景、产品展示、工艺科普等为主要内容的工业旅游线路。

工业依然是宁德市最大也是增速最快的产业。2021年,宁德市全市GDP达到3151.08亿元,第一、二、三产业占比分别为11.4%、55.4%和33.2%。其中第二产业增速最快,达19.4%。

“宁王”的烦恼

宁德时代已经连续五年位居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,围绕它的争议从未停止。

今年2月,宁德时代一纸诉讼将蜂巢能源告上法庭,案由为不正当竞争,背后是电池厂商间的激烈竞争。车企为了供应链安全,纷纷从宁德时代“出逃”,开辟第二、第三供应商,包括中航锂电、国轩高科、蜂巢能源等公司在内的第二梯队玩家崛起。同时,竞争者们陆续曝出IPO计划,为接下来的竞争补充弹药。

去年12月,宁德时代市值一度站上1.6万亿元高点,但之后一路下跌,截至4月29日收盘市值为9032亿元。

宁德时代2021年收入、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59.06%和185.34%。在这样的成绩背后,原材料成本的高企却给宁德时代及锂电产业链蒙上一层阴霾。宁德时代2021年的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系统的毛利率下降了4.56%。

今年一季度,原材料上涨的影响更为明显。4月29日宁德时代发布的延迟数日的财报显示,一季度营业总收入486.78亿元,同比增长154%;实现归母净利润14.93亿元,同比下降23.6%;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为9.77亿元,同比下滑41.57%。

疫情更是给产业链带来不确定性。4月10日,因出现疫情,宁德的对外通道实施交通管制,管控区域就包括宁德时代总部所在的蕉城区。根据最新文件,4月30日,蕉城区21个封控区3个管控区全面解封。

面向未来,扩充产能和争夺原材料,成为宁德时代和对手们比拼的关键。

在宁德福鼎,宁德时代正在建设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单体项目,占地面积2300亩,约为两个故宫这么大。该项目规划产能120GWh,产值超千亿元。项目建成后,将带动上下游配套产业及第三产业产值超2000亿元。其中,一期项目2号厂房已经投产。

宁德能承载曾毓群的野心吗?目前看来并非如此。宁德时代扩张的动作频频。比如在四川宜宾,另一座更大型的工厂正在酝酿。宁德时代预计投入240亿元,规划产能超300Gwh。与宜宾相邻的阿坝州坐拥锂矿资源,而这座产出了五粮液的“酒城”,还吸引了天宜锂业等公司。它是否会像宁德一样,成为下一个“锂电之都”?

  • 1.76发布网(www.chunwan.co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粤ICP备2022060388号-2